甲小姐对话陆薇:宁可改造基因,不可改变使命
来源: | 作者:pmod6d781 | 发布时间: 2019-08-12 | 435 次浏览 | 分享到:

甲小姐:你们现在的市场排位是?

陆薇:我们现在被认为是工业互联网“第一梯队”中的一员。这个领域目前还没有公认的远超同侪的行业冠军。

从定位理论我们知道,抢占客户心智的最佳捷径就是做市场第一。大家都会记得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是谁,有几个记得第二是谁?

成为行业第一会让企业更容易获得优质客户和更高的利润,这是每家企业都梦寐以求的。我们希望能从第一梯队中尽快脱颖而出,成为公认的行业第一。

甲小姐:工业互联网也遵循心智理论吗?

陆薇:企业的决策者也是人,人心都是一样的。人是“认知吝啬鬼”,大部分决策是通过快脑达成,面对多种选择,如果不经慢脑深入思考,选择“第一”是自然倾向,这是心理学已反复验证的事实。

区别可能在于,消费互联网是赢者通吃,二三名甚至没有存活机会,to B领域可能二三四五名还有存活空间,只是谁活得更好的问题。

甲小姐:工业互联网也成了巨头战争。阿里高管出去演讲都要讲工业大脑、锅炉、光伏面板,放在前几年是不可思议的;腾讯也改组进军产业互联网,马化腾甚至亲自去知乎提问。

陆薇:工业互联网产业形态和云不一样。工业互联网是“有墙的花园”,有很多细分领域,使得小企业可以和巨头“错位竞争”,打行业纵深。但对于巨头来说,打行业纵深不是个好选择

甲小姐:之前一位BAT高管告诉我,团队都是月薪8万的工程师,去打行业里100万的订单,根本没有动力。

陆薇:对,巨头打不起,工业更用不起。巨头需要规模,巨头更好的选择是做平台,充分发挥影响力,招募众多合作伙伴在平台上做垂直内容。

甲小姐:我们飞个脑洞。一百多年前,比如洛克菲勒做石油、卡耐基做钢铁,做大做强的方式是“纵着长”,向上并购供应商,向下并购渠道,把整个产业链打通;三四十年前,大家提倡专业化分工,做透一点,其他交给合作方;互联网时代,彻底是“横着长”的,企业都要做薄,发生很多水平整合,比如优酷土豆、美团大众点评、滴滴快的、货车帮运满满;但似乎最近一波新型科技公司,又开始追求“纵着长”了……是否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演进路径是不同的?

陆薇:这和发展阶段有关。移动互联网后期人们可以专注做APP,是因为经过多年发展,设备和系统标准了,大家形成了分工。

倒回二十年前移动梦网时代,中国移动刚刚推出电信增值业务,基于短信的新闻、天气、报纸、小说、手机报为什么没做起来?因为产业成熟度不够。最早做手机游戏的,诺基亚每出一个版本都要重新适配,成本很高,他们都在移动互联网起来的前夜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