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小姐对话陆薇:宁可改造基因,不可改变使命
来源: | 作者:pmod6d781 | 发布时间: 2019-08-12 | 436 次浏览 | 分享到:

企业软件信息化领域也类似。二三十年前关系数据库刚刚诞生时的打法就是“一体化”,什么都做。Oracle的第一个项目来自美国国防部,项目要用到关系数据库,它就一体化地连平台带应用都做了。

信息化系统发展了二三十年后,现在其实已经分工很细了,平台国外有Oracle,IBM DB2,国内有南大通用;应用国外有SAP,国内有金蝶,用友。可以一个人专注做数据库产品,另一个人专注做财务软件、工厂管理软件——如果我们跳出来看,产业发展是有共性规律的。在行业发展早期,产业格局往往是混沌的,到了成熟阶段,自然会出现专业化分工。

甲小姐:所以你认为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生态形成会有相似路径?

陆薇:我觉得会有相似性,无论是消费互联网、工业互联网,还是像汽车这样的传统行业。

最早的汽车厂,所有零件都是自己打造的。以前清华汽车系最骄傲的是可以手敲一辆汽车出来,现在谁还会自己造所有零件?所有产业一定会经历这个过程。工业互联网还在早期阶段,还没形成标准,也就还没有标准分工格局。

甲小姐:现在是“把车子造出来”的阶段。

陆薇:对,这个阶段需要一体化地解决问题,就像电灯刚刚发明的时候,爱迪生需要从发电厂到电线到电灯全部提供。但面向未来,我相信规模大了,形成了标准,就会有分工。

甲小姐:现在大家已有路径差别了吗?

陆薇:路径已经有所差别。小公司可行的道路是做行业纵深,之后可以持续打纵深或慢慢平台化。硅谷有家公司叫uptake,前几年做工程机械、风电应用等垂直解决方案,前年下半年把平台开放给第三方,开始平台化;大公司肯定一开始就会打平台,像BAT、华为等。

甲小姐:发展至今,你认为工业互联网已被论证为是可以长出“下一代巨头”的方向吗?

陆薇:我深信不疑。

首先,互联网是一项改变世界的技术。然后让我们看一看互联网的发展路径——互联网作为一项信息通信技术,它是从第四产业、纯粹的信息服务业如门户网站、搜索开始的;然后慢慢进入第三产业,银行、电信、零售,产生了电商、互联网金融等新行业;然后进入到第二产业,带来了工业互联网;最后会进入第一产业——所到之处都会引发巨大变革。未来十年,我相信是工业互联网的巨大风口。

甲小姐:两年前你用“生死存亡”形容中国工业现状,两年过去,现状变了吗?

陆薇:形势依然严峻。除了之前面临的在成本红利消失后高端制造回流欧美、低端制造为东南亚蚕食的状况依然存在外,又出现了中美对峙、对中国技术封锁等新的挑战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