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小姐对话陆薇:宁可改造基因,不可改变使命
来源: | 作者:pmod6d781 | 发布时间: 2019-08-12 | 437 次浏览 | 分享到:

同时,工业升级不是一两年之功。“中国制造2025”是2015年提出的,中国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至少是以数个十年计的长期的事。

谈业务:“治病”与“减肥”

甲小姐:你似乎花了很多精力研究工业互联网的“形态问题”。

陆薇:在一个新兴领域里,没太多前人经验好借鉴的,必须得经常抬头看路。

去年年初,我们提出工业互联网市场形态是“有墙的花园”,首先要解决的是“进入这个围墙”,我们的路径是携手龙头企业进入“有墙花园”,携手地方政府支持区域智能制造升级

当时,还有下一层问题没回答——进入有墙的花园后,怎么服务花园里的花花草草?

甲小姐:我看你最新的认识是“深入有墙花园,打造新的工业生产方式”。

陆薇:今年我们回答了进入花园后提供什么服务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总结是,工业企业有两类核心需求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来满足,一类叫“治病”,另一类叫“减肥”

甲小姐:先说“治病”。治什么病?

陆薇:“卡脖子病”

中国工业门类虽广,但在一些高精尖行业核心技术起步比较晚,我们要引进国外的设备、生产工艺、生产线,甚至管理手段。因为是引进,原创方就会卡我们的脖子。

比如中国存在的“缺芯少屏”问题,芯片制造的核心设备光刻机和OLED面板制造的核心设备蒸镀机我们都造不出来,必须引进,而且一机难求,有时候有钱都买不到,比如日本佳能旗下造蒸镀机的公司有段时间被三星包销了;另外即使买到了也短时间掌握不了,安装、调试等都要高价买服务,出了问题也不能很快解决。我们在大量先进制造领域碰到卡脖子问题。

甲小姐:怎么治卡脖子病?

陆薇:两种方法,一种是彻底掌握核心技术,但先进制造领域的核心技术突破无法一蹴而就,需要大量基础研究的投入和时间;另一种办法是在引进的基础上,要能更快地为我所用。

甲小姐:怎么为我所用?

陆薇:传统做法是高薪凭请工业专家,凭经验解决关键工艺问题。比如三星发展液晶面板的时候,就是高薪聘请台积电专家,用专机让专家在台湾韩国之间往来。但依赖专家,受限于人,效率就不会高。

现在业界共识是,更有效的办法是靠数据。把整个生产过程的数据收集下来,靠计算机的数据分析挖掘手段辅助专家,甚至进一步超越专家的能力。

甲小姐:为什么数据能超越专家?

陆薇:过去不是没数据,专家也看功率曲线,但看的方式是凭经验,经验是有限的,还可能出错,我们就遇到过专家经验经过数据检验是错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