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数据创始人陆薇:“授人以渔”的新型业务模式
来源: | 作者:pmod6d781 | 发布时间: 2021-11-20 | 1345 次浏览 | 分享到:

工业,是国家经济增长的命脉。

工业数字化平台作为支撑制造资源联结、供给、配置的载体,承担着工业互联网数据流通,价值网络建设的责任。

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8月,我国工业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达74.7%和54.2%,具有一定行业和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100家,连接工业设备总数达7600万台。


昆仑数据作为一家成立于我国工业、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初期的工业大数据企业,七年间参与在我国工业技术革命征程中。作为工业企业转型路上的“同行人”,昆仑数据创始人陆薇在接受朋湖网专访时,谈起多年来自身聚焦于工业领域所观察到的产业实际现状及新型业务模式解读。


工业互联网为我国制造业发展提供动能

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白皮书数据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达到3.57万亿元,名义增速达11.66%,占GDP比重的3.51%。预计2021年,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将突破4万亿元,成为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要力量。

工业互联网作为一种联合工业、网络、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多项先进技术,实现产业链全面联动,提升传统制造业生产效能的新型产业生态,在我国制造产业链升级进程中占据重要地位。


“目前,昆仑数据主要服务于大型复杂装备制造及先进精密制造企业两类。”陆薇表示,大型复杂装备制造商中比较有代表性的的有风力发电机组、水力发电机组等能动设备,这类设备的用户企业对机组安全稳定运行有很高的依赖性。

需要设备制造商将对数据的洞察加载到既有设备/服务中,升级出更稳定高效可控的数智化产品与服务,以此与用户形成良性生态互动。


昆仑数据希望能够帮助装备制造商加速建设内生的数字化能力,因此,在先进精密制造领域,他们选择与非标自动化厂商携手。

随着工业互联网与制造业、能源业的深度结合,我国工业互联网也在不断向全球工业互联网主赛道靠近。据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增加值规模位居全球第二,达到5664.56亿美元,高于日本、德国之和。工业互联网在不断推动我国制造业由低端价值链向中高端领域转变。


不过,尽管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在不断攀升,但在整体制造业分布上,我国仍与发达国家存在一定差距。据陆薇观察,现下,我国传统工业企业产值规模、两化程度参差不齐,许多中小型制造企业还处在向信息化自动化过渡的阶段。


当然,任何产业都有可能出现两极分化现象,工业亦是如此。

陆薇表示,工业有其自身发展阶梯。现阶段,我国也有部分工业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已进入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的深水区。


三条技术与人的融合之路

在科技革命及产业变革的浪潮下,我国第二产业急需转型。制造业作为工业互联网主要赋能产业之一,显现出明显增速趋势。



据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工业互联网带动制造业的增加值规模为10880.62亿元,名义增速达到9.13%,预计2021年增加值规模为12553.14亿元。


昆仑数据认为,工业领域遵循“生产力改变生产关系”,对数据的加工和利用,是个长期持续且需要自主投入的过程,工业企业需要自己拥有数据价值的发现能力,这将成为工业企业的新型生产力。这也是其历经两次业务模式调整之后,对市场以及客户关系的重新认知。


目前,昆仑数据的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广泛,涉及风力发电、水力发电、煤矿综采、动力投平、新能源商用车&工程机械、高铁重轨数字化等多个领域。


“现阶段,昆仑数据希望找到更多跨行业的共性需求,进一步提高工业数据智能平台产品的可复制性,同时,以工业专家为用户,持续降低数据加工利用的技术门槛。”陆薇表示,如今,现下工业互联网走入深水区,要解决的是数据洞察如何如工业知识有机结合,如何推动原有工业产品与服务的智能化升级,如何进一步在现场提质增效、降耗控险等一系列问题......


新型工业互联网业务生态——“授人以渔”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自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与推广指南》以来,多地加大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培育与建设力度,依托平台优势,探索跨产业、区域化合作模式。


昆仑数据现下的业务模式就与整合地方要素资源模式类似。现阶段,昆仑数据主要帮助客户获取自身数据加工能力,让客户能够结合其自身对业务场景的需要来进行数字化技术创新。


“目前,昆仑数据的用户主要有两种工业互联网平台用法。”陆薇解释道,第一,用于企业内部。例如制造企业,重视自身生产质量,主要把平台给内部数字化团队使用。第二,用于建设所在垂直行业的服务网络。例如昆仑数据服务的东方电机,这家企业是国内最大的水轮机制造商,用户有三峡、葛洲坝等水电站。基于昆仑数据的方法体系、产品与服务,东方电机搭建起有大量自主研发数据分析模型的水轮机智能服务系统,以云边协同的方式为其用户提供数字化服务。。昆仑数据的技术服务网络也得以延伸。


这种构建垂直领域服务网络的模式,不仅对产业链条中平台、技术等要素进行了有效对接,还在赋能用户的同时,建设起“组团服务”的长期商业模式及服务生态,对业务双方均有益处。


尾声

现下,我国工业互联网处于高速发展状态,但从产业整体看,仍属于发展初期。

工业互联网的用户主要集中在金字塔尖的行业龙头企业。


提升中小型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渗透率始终是个难题。

或许当未来能够实现资源互助,“以大带小”时,中小企业的转型难问题将会得到解决。相信随着行业制度的逐渐完善,这一难题终会化解。